提交
反馈

哑物轩 | 琴·情


2017-11-01 00:00:00   作者:lixinlib   来源:立信图书馆   浏览量:643


点击上方关注公众号

琴·情

从先生年少时,我就一直陪着先生。每日先生的指尖在我身上跃动,我便发出动听的声音,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可是,先生不会一直在这草庐里陪着我,我是明白的。

应该是迎春花儿刚开的时候,那三个奇怪的人第三次来到这里,先生终于决定走了。走前,先生抚了抚我,我是很害怕那个豹头环眼的大家伙的,因而十分担心先生跟着他们受了欺负,便“咚”一下,发出闷闷的响声。先生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,轻笑了一下,朝旁边的小书童说:“好生照顾她”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这时候,我十分希望自己是个人类。这样,我或许就能抱一抱先生,然后躲起来,痛快地哭一场了。

之后,门口的迎春花儿开过了好几季,梁下的燕子有了好几代的延续,地窖里的酒又堆了好几坛,就连那小书童都拔高了个儿,再也不用搬那小板凳去扫房顶的蜘蛛网了。

终于有人传来消息,说是先生做了丞相,我很是开心,看着那传消息的人竟是觉得可爱至极,认真听他絮叨起来。

听着听着,又觉得无聊了,那人讲了许多外面的大事,但我只想知道先生想我了没有。

出来的这几年,我最想的竟是草庐里的那把琴。她是极好的,声音悦耳动听,弹起来很是顺手。那日,敌军攻至城门,我方孤立无援,我只能做最后一搏。城门大开,我坐在城墙上抚琴,琴声传出,我想起了她。离开时,我最后一次抚上琴弦,她发出低沉的响声,竟似极为不舍。想想也是,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年月,想必她也是有了灵性。我听到敌军离开的马蹄声,微微一笑,罢了,日后还是要回去一趟的。

先生再也没有回来过。迎春花儿开了很多季后,好像是在某个冬日受了冻,再也没开过;梁下的燕子似是厌烦了这里,之后的春天,再也没见过它们的身影;地窖也满了,再也放不下多余的酒;小书童,不,应该是老书童了,他的鬓角和胡子都渐渐泛了白,身子也一日比一日差。但是他还是不肯懈怠,每日都整理好先生那一架子的书。看来,他和我的心是一样的。

坏消息是某个冬日传来的。传消息的人生得一副丑恶面孔,说是先生夏末就走了。老书童一下子就哭了。我心里倒是没什么感觉。我知道,时间到了,我和先生最终还是会相遇的,我已经等得够久了。

我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,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远。那老书童跌跌撞撞跑到我身边,碰了碰我,大喊了一句。我没听太清,好像……好像是:

先生的琴……琴……哑了!

谢谢阅读

作者:缪鸿玮

排版:缪鸿玮

责任编辑:陈瑜璐

图片来源:网络



上一篇文章:   2015/16届立信考研录取院校数据

下一篇文章:   管院辩论赛复赛,你们都是棒棒哒!

 推荐资讯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文章分享
回到顶部